“巨贪村官”横行18年说明什么?*2017年2期*

作者:萧仲文

   据检方起诉,安徽淮北市烈山村刘大伟担任村党委书记18年期间,将村集体资产转移、侵吞,变为私有,涉案金额高达1.5亿元,被称为“巨贪村官”。
   刘大伟侵吞村集体资产,典型的小官巨贪。他在村子里横行十八年,向来无事。却在安徽省委巡视组进驻淮北,接到群众反映后出事,充分说明烈山地区部分地方民主政治建设乏力、管党治党不严、纪检监察查处问题不力。
   民主建设方面,刘大伟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形成,问题早已跃然纸上。村级组织属于村民自治范畴,村党支部党员干部对其问题应当略有所感,换届选举放纵刘大伟十八年连选连任,当地党委、村党支部对其涉嫌问题不察,对其带病提拔视而不见,有纵容庇护嫌疑,党内民主、党的政治规矩荡然无存。
   管党治党方面,当地党委疏于监督管教,对群众反映刘大伟的问题,没有较真碰硬彻查。反而认为,刘大伟暴力拆迁表现“优异”,有魄力、有能力并予以提拔重用,可谓识人不察、用人不当、管人无方,管党治党不严。
   纪检监察方面,对刘大伟问题的反映,当地民间早有风吹草动,民众对刘大伟的腐败仇恨由来已久,到了落马就挂横幅、放鞭炮庆祝的地步。当地纪检监察机关早前不为所动令人生疑,反而在安徽省委巡视组进驻淮北时,烈山社区数百名群众集体举报刘大伟贪腐问题,案件才交由烈山区纪委立案调查。可见,刘大伟能量不小,当地纪检监察机关有不作为之嫌。
   管窥见豹,刘大伟的问题,从侧面反映烈山地区某些地方管党治党不严、反腐倡廉不力。惩处腐败,不在于推倒腐败毒瘤后吆喝落井下石、反戈一击,更需要从案件中汲取教训、弥补不足。刘大伟“巨贪村官”案说明,腐败就在群众身边,从严管党治党重在防患未然,必须在监管制度上查漏补缺,在用人上德贤并重,贯以民主法治提神醒脑,才能有效预防腐败、遏制腐败。
 
   作者简介:
   萧仲文,四川成都人,自由撰稿人。